怀想今秋

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19-12-02

一夜秋风半日雨,花自飘零红叶稀。当时令的高潮渐渐平息,寒气袭来雾霾又起时,我更加怀恋刚刚过去的秋天。

这个秋天是多么的明亮、斑斓、持久。

从10月中旬开始,我一有空就开车到郑东新区的龙湖、龙子湖、红白花公园、湿地公园及十多条运河畔转悠。在方圆几十公里的区域内,走走停停,看树、看草,看天、看云,听风吹起的波浪拍击岸边的哗哗声,听三三两两的喜鹊在安静的林间欢天喜地地热闹。

我喜欢去僻静处,除偶遇一两个拿相机的闲人外,十有八九就我一人。

这个秋天首先打动人的应该是光。

一连数日的晴好天气让天空显得更加高远、轻盈。阳光纯净、明亮、结实。在下午两三点时,你甚至不敢直视它。近处逆光看黄栌、枫叶、银杏,阳光就把叶片穿透了,薄如蝉翼,如血似金,仿佛有了金属般的质感,能听出叮叮当当的轻微碰撞声。

光与色相遇,变幻出梦一般的色彩。有人知道双方的感受吗?叶在光下软化了,色在光下柔和了,连细如丝线的叶脉都清晰可见,像血管在传递着兴奋与喜悦、渴望与激情。这样逆光拍照一阵子,眼睛会生疼。此刻才体会到,夏天的赤日不过是炎热遍洒,秋日的阳光才是聚焦的合力,坚挺硬朗,一鼓作气,不容置疑。

有一个傍晚我在湖边拍摄,为避免夕阳的散射光一直等到红日落山,但哪怕是最后的告别,它仍旧不依不饶,光芒四射。

“圆光含万象,碎影入闲流。”唐代诗画双绝的伟大诗人王维,用一联诗句便写尽了秋光。

今秋,第二个元素应该是色。

秋天最初的黄色大都是由绿变来的,很浅,继而加深。由土黄、粉黄,到橙黄、金黄。在下午的草坪、林间、坡上、雀巢下、荷塘边,我不敢断定,是否看见了西洋画中所有的黄:柠檬黄、中黄、铬黄、铋黄、基黄、撒哈拉黄……或是中国画中的藤黄、鹅黄、雄黄、杏黄、姜黄、柳黄。但黄色的确有太多种,加上阳光的参与、湖水的映照、树荫的遮挡,种类恐怕还要翻上好几倍吧?

在成行成片的黄色基调里,最出彩的就是红了。从树种上分,有枫、栌、槭、桐、桦、柿、栎。因是中原的秋,最多的红色当源自黄栌。

这种“为染秋色立头功”的植物,从来都是人们歌咏的对象。唐诗《题红叶》言:“流水何太急,深宫尽日闲。殷勤谢红叶,好去到人间。”元代张可久在《清江引·秋怀》的散曲中吟出“雁啼红叶天,人醉黄花地”的情景,除去作者的怀乡羁愁,实在是我赏秋的写照啊。

强烈的阳光在巡游、切割、点燃,弄出大反差的明暗对比。耀眼夺目的高光,一会儿从红叶石楠的红芽上跳到银杏叶上,一会儿又从镀金的柳条上跳到闪银的河面上。

狼尾草的淡紫,山荆子果的殷红,乌桕树的红黄绿……多彩的颜色在挪移、涂抹、包裹、占位、跳跃,近处、远处、地上、天上、树上、水上。

哦,原来这才叫浓墨重彩,这才是轰轰烈烈,这才是季节的高潮啊!

如果你仔细地观察和体会,秋天应该还有一种颜色。它藏在绚烂之中,匿于喧嚣的静里。这就是白,唯见江心秋月白的白,瞿秋白的白。此刻,卸下了担子的土地长长地喘了一口气,除了肩披些绿色的麦苗外,它获得了难得的轻松。这是收割季后的轻松,是流汗奉献后的片刻歇息与身心自由。

这种秋白,是一种干净、爽洁,超脱与静美中又夹杂一丝哀愁。瞿秋白的父亲擅长绘画与剑术,又懂医道,世出名门却生性淡泊,才为子取名秋白吧。而德行高尚的秋白,也恰是心红似火、人淡如菊。

除了秋光、秋色,第三个就是秋声了。

一直觉得秋声这个词比秋光、秋色更有诗意些。古今中外,多少人写秋声啊。从唐人的“秋声无不搅离心”、五代的“帘帏飒飒秋声”,到宋人的《秋声赋》、清代的“西风已是难听,如何又著芭蕉雨”。秋声多是西风萧瑟起离愁,或者秋雨梧桐肠断时。

而在这个秋天,我感受到的,要么是细风不起,纤萝不动;要么周遭一片寂静,只有自己的脚步声。或是微风鼓浪之声,金风送爽之声,心脏跳动之声。而最引起共鸣的,是身边、耳畔传来的山河大地正在演奏的无声交响。

这是一个清晨。在湖西的某段,惊喜地发现有几大片睡莲,正开着红白相间的花朵,吐放出盛夏的生机。而此刻,对岸林间看不见的地方,正有一位好嗓音的高校女老师在唱《我爱你中国》(她常在此处放歌),于是我拿出手机,以歌声为背景录了段睡莲的视频。在晨雾中回放,竟发现睡莲有了莫奈的笔触,这首老歌也史无前例地好听。

在龙湖北岸等待日落时,我看见对面河汊的石头岸边有一行垂钓者。或许由于距离远吧,没有听见一点儿声音。只有从日落处吹来的风开始在耳边响起,而且有了分量。“一年一度秋风劲”,这风带着草木味和湖水的味道,凉爽里有一丝微寒,正好洗去半日的疲劳。

此刻想起梭罗散文中的句子:“没有一丝涟漪、一息呜咽……西望林薮丘岗之际,彩焕灿然,恍若仙境边陲一般,而我们背后的夕阳,仿佛一个慈祥的牧人,正趁薄暮时分,赶送我们归去。”

如果非要再对秋说点儿什么的话,那就说说秋绪吧。

秋絮纷飞,明察秋毫,都是在讲寥廓旷秋里的细枝末节。所以说秋天是个粗中有细的时令,是个容易感怀的季节,且往往负面情绪开始增多。昨夜西风凋碧树,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情绪弄不好就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有时我想,人们为何总是悲秋呢?是不是以秋天为界线,前面的都是大好日子,之后便世事难料?轰动完了归于平静,高潮之后便是谢幕告别。所以凡是带“秋后”二字的皆非好事,什么秋后的蚂蚱、秋后算账,甚至秋后问斩。

但,我要感谢今年的秋,它华丽、圆满,冷静、成熟,厚重、从容,像丰盈的少妇,强壮的汉子,苍劲的老人。春天的稚嫩,是因经历不足。而秋天,则是风雕雨塑的成果、日积月累的智慧,是思想年轮的增添、水到渠成的收获。

郁达夫曾在《故都的秋》中这样感叹:“秋天,这北国的秋天,若留得住的话,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,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。”

而我,在半个多世纪的人生经历中,也从未认真体会过这么好、这么可爱、这么难忘的秋,以至于才过月余,我就开始怀念它。

(作者系本报记者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11月29日第4版 

文章关键字: 红叶 龙湖 秋风 公园 高潮